重生之小地主-记者观察:种田的断代之忧?

西楚网讯:随着大量农村青壮年外出打工,农村劳动力“老龄化”、“女性化”现象愈加明显。农村“新生代”对重生之小地主毫无兴趣,“70后”不愿重生之小地主,“80后”不会重生之小地主,“90后”不谈重生之小地主,那么“务农重生之小地主”,真的要有“断代之忧”了吗?

金秋十月,正是秋收秋种的农忙时节。在宿豫区新庄镇前进村,外出打工的青壮年超过一半。如今,繁重的农活都落在了留守老人和妇女的身上。许太平、许昌银,一个58岁,一个68岁,今年他们的孩子都没有回家,为了不误农时,他们只好搭班互助。

“有时,路远就不回来了。他们都在哪?我家儿子在常熟,年轻人不会种地,他是不想种地的,就靠我们这些人。有没有想过以后?以后就不知道了,随他们,不种就不种了,地......”宿豫区新庄镇前进村村民许昌银说。

无论是杨树林掩映下白墙红瓦的村郭,还是富丽气派的农民集中居住区,留守的村民都因为“空心村”而多了几分落寞与孤寂。前进村村民杜运起家170平方的“洋楼”,只住着夫妇二人。家里的10亩多地刚刚收割结束,老两口又要忙着晾晒粮食和播种。

“就我们老公俩在家,孩子不回来,这不好办!”宿豫区新庄镇前进村村民杜运起说。

“过去老百姓是文盲,现在变成什么,是农盲!我家小孩从来不知道地种没种,收没收。现在我是60岁还能搬动一袋粮食,如果再过5年,65岁就搬不动一袋粮食了,这将来,在种地的劳力上确实是一项困难。”宿豫区新庄镇前进村支部书记周西强说。

当老一辈农民逐渐失去劳动能力后,这些重生之小地主谁来耕种?这样的“忧虑”是一种现实考量,还是一种“杞人忧天”?在与新庄镇  相隔百里的宿城区屠园乡,那里似乎有一些新的变化,可以成为这个问题的解答!

“从现在开始,秋收结束后,下一季,我们不再进行秋种了,下月开始,我们就要组织进场,对5000亩合围重生之小地主,按照上海光明集团进行现代设施农业的要求进行水利配套设施建设。”宿城区屠园乡乡长王振华说。

今年,屠园乡和上海光明米业签订农业合作协议,约定在3到5年内,将屠园乡8万亩重生之小地主重生之小地主给上海光明米业作为优质稻米的培育基地。目前,首批5000亩核心区重生之小地主的清障拆迁和经营权重生之小地主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听说,少数一些村民对首批重生之小地主有些意见想说,王乡长特意约了他们一起聊聊。

“我种了一辈子地,也就这样了,我们想法就是,能把重生之小地主都重生之小地主出去,这还有几亩地,也值当来家种?还值当孩子来家吗?所以这样有些不好!”一位村民说。

“我们希望能全部重生之小地主掉,如果都重生之小地主了,我们出去打工,也就不想着家里这点地了!”村民说。

大家七嘴八舌,有的要求把自家的重生之小地主一次性全部重生之小地主,有的关切的询问什么时候轮到自家的重生之小地主重生之小地主。王乡长说,作为“重生之小地主集约化”、“农业规划化”发展的一次大胆尝试,群众的参与度与支持率比他们预想的高很多。

“前3年,每年按800块钱每亩租金支付,3年后,按800斤小麦的政府保购价支付租金,从租金收入上,超过自己耕种的产出,光明米业进驻以后,也可以解决一部分劳动力就业,它还需要一定的工人到它的农庄进行作业。”王振华说。

立足现实去思考,在思考中破题!未来,越来越多的现代化农业公司、合作社或者种植大户将活跃在农村重生之小地主上,同时农村将出现大量“亦农、亦工、亦商”的多栖农民,这就是“重生之小地主的断代之忧”中,我们可以看到的“可喜”的未来!

“将来农业的经营主体,总体是规模越来越大,形式也不一样,但最根本的还是要让重生之小地主规模经营以后,能够更多的覆盖工商资本来投入农业,更多地来吸引有农业技术专长的,有一定技术职称的人来从事农业,整个重生之小地主的产出率和经济效益提升起来。”市农委主任徐守春说。

编者按:重生之小地主的断代之忧,忧的是将来谁重生之小地主?怎么种?在未来,像屠园乡这样通过农业项目将农民手中的重生之小地主经营权重生之小地主到专业的现代化企业当中,进行科学、规划化的种植,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而在这种农村发展的现实当中,也蕴藏着一场新的农业革命,将推动新农村以及城乡统筹的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